0371-6777 2727

时代地产被曝强制全员卖楼!员工1套副总裁6套卖

更新时间:2019-10-03

  据地产plus的推文(目前已经被删),曝出该消息的是时代地产的员工,对话截图如下:

  从对话截图可以看出,时代地产强制全员卖房,要求非常细致。不同岗位有不同的卖房KPI:

  员工一套,经理及普通总监每人两套;普通总监以上每人四套;副总裁6套;管理层所管部门完不成50%,管理层被裁,即使管理层自己完成目标;截止日期是明年1月15号,卖不出去就要裁掉,如果员工接受不了卖房要求可以自己辞职......

  无论大家来自哪个城市,大学学的哪个专业,进了时代,大家都有同一个名字:销售。

  得知这个消息后,小编咨询了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刘国华律师。刘律师称:如果公司未与员工有相关卖房指标的合同约定,www.74489k.com为什么说忠言者总被人疏远那么公司强制员工卖房是违反劳动合同法的。

  推文随后迅速被删,时代相关负责人也出来澄清:全民营销一直在做,公司只是号召大家积极宣传自己的项目和产品,没有下硬性的指标要求。

  然而通过时代前不久发布的中报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其上半年实现合同销售额312亿元,同比增长20%,仅完成年度目标750亿元的42%。根据克而瑞统计数据,今年同期TOP100房企平均完成率为46.2%,时代地产的目标完成率低于行业平均值。从业绩完成度看,时代中国下半年的销售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加上楼市传统旺季“金九银十”的预期走低,时代地产难免陷入焦虑。如果不采取非常手段,完成年初的目标存在不小的困难。

  相比于去年同期53%的销售额增速,今年20%的增速对于时代而言,可以称为腰斩了。同时,时代的销售单价也在降低,上半年销售均价为15131元/平方米,较2018年末下降1101元,整体的获利空间相应的进一步缩窄。

  另一方面,从二季度以来,受金融去杠杆的政策调控,房企资金来源受到严格监管,信托融资、还外债和银行贷款等方面均有收紧,导致现阶段房企投资呈向下趋势。

  进项如此缓慢,经营现金流没有跟上快速的扩张步伐,时代只能硬着头皮选择融资。进入2019年以来时代已经进行了5笔融资,超过去年整年的融资量。

  加大融资的同时,时代的负债也在不断上升。截至2019年6月30日,时代地产的总负债为1110.52亿元,与2018年底相比增加了142.95亿元,这是时代总负债首次突破千亿元,资产负债率则上升了1.4个百分点至76.37%。

  近几年时代不断进行高溢价拿地,同时也在进行着自己的全国化布局,然而今年遇上这么一盆冷水,自己正在下的这盘棋可以说是彻底被打乱。

  拍不到地难过三天,拍到地难过三年。这句话放在时代中国董事会主席岑钊雄身上最合适不过了。

  2017年3月底,时代以55437元/平方米、总价约20.4亿元竞得海珠区广纸轻工地块,刷新了广州楼面地价纪录。时至今日,该地价在广州市范围内仍未被刷新。当时高溢价购入此袋“面粉”的岑钊雄显然是美滋滋的,一直在默默蓄力,旨在打造“一出场就燃爆市场”的“精致面包”。毕竟时代一直以“时尚豪宅”定位,这也是他敢于制造地王的逻辑所在。

  时代这块地旁边挨着的项目金融街融御,链家新房网上标注的均价是6.2万元/m;临近的雅居乐海珠小雅,新房均价在5.6万元/m;越秀星汇海珠湾新房均价在5.8万元/m。

  看完以上数据,小编不禁为时代捏了一把汗。自己当时信心满满购入的“面粉”,价格直逼市场现货“面包”价格,想必此时岑钊雄内心也是慌得一批。

  不知当这批“面包”推出市场之时,时代会开出多少均价,又能否吸引消费者,并且顺利获得可观盈利?对此小编还是感觉蛮忐忑的。

  有趣的是,时代似乎在购置“高价面粉”的道路上乐此不疲,颇有“厨房新手”坚持不懈对同一道菜进行反复试验之势。

  今年上半年溢价率最高的一块土地来自佛山。4月,时代中国以31亿元、自持7.1万平方米夺得广东佛山南海里水洲村一宗商住地,溢价33.39%。在同1月,时代中国又以6.69亿元斩获江门商住地,溢价率43.6%。tk833欣欣图库www.980333.com

  6月14日,时代中国再次将目光锁定广州,以最高限制总价28.08亿元、5%自持面积竞得广州白云区人和镇,折合楼面价15950元/平方米,溢价率21%。

  据克而瑞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时代中国共拍得土地21幅,其中除了广东汕头市澄海区的地块之外,时代拿地的溢价率皆在33%以上。虽然市中心高溢价的项目远比市郊低溢价的项目在销售风险上要低,但在大部份城市限价令未有放松的前提下,未来项目结转时对公司利润率会有一定压力。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曾经公开声称“做房地产唯一的风险就是买贵了地”。

  且不说如此高价的“面粉”时代能否顺利转化,打造出名利双收的“面包”,单单是应对打造路上,各种形势或者政策的变化和突袭,小编就已经觉得够呛了。

  高价“面粉”等待消化的同时,时代还盘算着在全国范围内搜罗更多“原材料”,欲打造自己的“满汉全席”。

  早在2017年,岑钊雄就曾主动披露了千亿目标,展示了他野心。2018年3月的业绩发布会上,岑钊雄宣布“时代地产”更名为“时代中国”。

  伴随更名而来的,是时代渴望在广东房企的定位上再跃一步,成为全国性房企,甚至成为世界500强。

  然而截至2019年6月30日,时代中国共拥有的120个处于不同阶段主要项目中,113个分布在广州、佛山、江门、东莞、惠州等广东省主要城市,占比超过90%;仅仅4个位于湖南省长沙市,2个位于四川省成都市,1个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合计占比仅为9.6%。

  在今年上半年的土地拓展中,时代的全国化布局仍显缓慢,呈现“失衡”状态。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曾表示,对于时代来说,仅布局大湾区还不行,时代中国需要在全国均衡布局,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加上今年销售增速与利润不佳,时代的全国化布局也是举步维艰。

  销售增速急降,负债率居高不下,加上楼市调控暂未有放松迹象,房企销售压力普遍较大,可以看出时代确实遭遇“糊锅”的尴尬。这样看来,公司启动全民营销策略,谁能卖房谁上,也可以说是为拯救“锅中菜品”手忙脚乱之举了。